密斯邮件w

每一天都要努力元气

杀手

#明星大侦探凶手
#这一部分是何撒鸥白鬼魏
#看完三季后印象最深的各位凶手 剧透向
#已经过改编 文笔较渣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这里阿衣 


在你三百米之外。 ——林俊杰《杀手》


 01
栗色的短发十分巧妙的藏在黑色帽衫里,鬼维修咽下最后一口浓酒。

“老甄,这可是对不起了。”她攥紧了手上的棒球棒。 机场外寒冷的空气包围了鬼维修。

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冷,尽管手上已经粘上了雪花。已经积了很厚的雪在鬼维修脚下轻轻响着。 甄机长在前面一晃一晃的走着。鬼维修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两枚明晃晃的螺丝,它们似乎在轻轻笑着鬼维修,笑着她如果被发现的话会发生的所有事。

该结束这一切了吧。 

她快步挪向甄机长。 

心跳越来越快,似乎要跳出她的胸口一样。 “咚”黑夜里响彻空气的一棒后,甄机长倒在地上,睁大不敢相信的眼睛。 鬼维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指冰冷的触觉提醒鬼维修不会被认出的事实,她伸出带着橡胶手套的手用力的捂在甄机长脸上。 他挣扎着、扑腾着,就像一条被扔在地上的鱼。

老甄,你可真重。

鬼维修扛着曾经的酒友一步一步的走向升降机。钢丝...我的钢丝呢? 在这里,在这里,别慌。

完成一系列准备后,鬼维修长吁一口气。 “老甄,怪不了谁。只能怪你,当了我的酒友。我这个万人迷,怎么能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呢?”

鬼维修摘下脸上的面具,用地上还是雪白的雪扑在脸上降温。 不过多久,这里的雪就要变红了吧?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 


02 

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白小龙嘴角勾起一抹笑。

壮实,帅气。

但是他似乎看见了自己不停地在流血的心。

眼前朦胧,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黑暗的日子。安琪倒在血泊里一动也不动,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声怎么喊,也喊不回那个微笑。 

口袋里躺着的枪似乎变得轻盈,他伸手拿出他视若宝贝的它,蹑手蹑脚的离开车厢。

那就是甄的车厢了吧。他拉紧了身上的斗篷,用尽全力跑去。 

一声枪响。

他满意的看着甄倒下来,吹掉枪口的烟。 “这一枪给安琪。” 他迅速离开现场回到自己的车厢。 

镜子里的男人还是那么帅气,就像还没有出过车厢一样。“安琪。不要怕了。哥哥帮你报仇了啊,哥哥帮你报仇了。” 他一边说着,他的眼泪不住的流。

刚才自己的手分毫都没有抖动,握着枪的手也没有变得冰冷。

我已经做到这么冷酷了呢,安琪,你看到了吗。 安琪你别害怕了!

哥哥一直会保护好你的,也会好好保护好妈妈的,我只希望你们在那里不会寒冷,我用甄的血祭祀你们。 我用我的汗水给你们铺路。 

额头的汗水突然变干变凉。门口是谁在走动?应该是刚才的枪声引来的人吧? 不怕。

他脱下斗篷,拉开门深呼吸了一下。 接下来就是人畜无害的微笑。“发生什么事了?” 


03 

魏保安苏醒过来已经好几个礼拜了。他的中文说的越来越熟络,他已经可以渐渐脱离字典了。

甄馆长日益令人憎恶的行为让魏保安十分恶心。 不论如何,成吉思汗的遗物,不是你这等小人可以拿到的。 

我博尔术只要还在这里一天,我就不可能给你。 你知道了吗? 

他悄悄偷来甄馆长的药,一双射箭射惯了的手第一次拿起这么小巧的胶囊,倒掉里面本来有的颗粒,装上分量足够的蒙汗药。

“你这样的小人,给你用蒙汗药我都觉得丢脸。” 他研究了好几天的门把手已经会熟练的装。

现在就是制造...现在的人所说的不在场证明了吧? 好。

他看向自己房间里的一瓶飘柔,心生一计。

他看向手机里的短信。

那条短信——问他在哪里的短信,已经被他完美的回复了自己去商店买飘柔。“甄馆长,我要让你知道盗墓者的下场。” 

他想起以前成吉思汗对自己的种种好处,和以后因为害怕功高过主处死他,他心里一揪。

不对啊,我好歹是个将军。

他利索的割开昏迷的甄馆长的手腕,听着一滴滴血掉在浴缸里的声音,他满意的勾起嘴角,走到门口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鱼线在手里移动起来,魏保安头上冒出了汗。 现代人就是麻烦,哪像我们,我们杀人哪要这么麻烦。 终于搞定了! 魏保安关上房间里的灯,拿起假的警棍哼着小曲走开。

盗墓者血尽亡,他是活该,我怎么会刚才居然手抖? 果然来了现代就是不好,我还不如回去呢。魏保安扔下警棍。

等下!我还要改变世人对我的印象,我还不能走。他又乖巧的弯下身捡起警棍。

唉事儿好多啊。 


04

鸥宝贝放下手上的奖杯,看着眼前那个平时趾高气昂的人慢慢倒下,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惊讶。

真是可笑呢。“你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好笑吗?” 鸥宝贝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甄射手。

他慢慢倒下,胸口的啤酒瓶让他喘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活该。你本来就不应该,诋毁我的偶像。” 

C罗,我保护了你! 鸥宝贝得意的笑着。

脖子上的绳子和平时积累的侦探片经验让鸥宝贝很放心的看着甄射手倒下。她伸手用力把他推到马桶上,甄射手就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轻轻摘下脖子上的项链走到门口,小心的完成了密室的布置。

在洗手的时候发现围巾上沾上血迹的鸥宝贝一下子慌了神。她回头看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比赛的每个人,还好,没有人在看自己。

她慢慢关上水,趁大家都不注意把奖杯放回原位。 “大家,比赛进行到哪里啦?” 

她依旧美丽的回到酒吧中央,跟乔小罗亲昵的靠在一起。

 “honey,我们来合照吧!” 鸥宝贝举起拍立得拉紧了乔小罗,顺便观察着他的表情。 他喝得醉醺醺,完全没有怀疑鸥宝贝的行为。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成功的人。 不仅是成功的粉丝,还是成功的凶手。 


05 

何神秘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甄豆王后一阵心痛。“怎么会是你!不应该是国王吗!”

他回想起自己下毒时候心里的出了一口气的感觉,现在他只想狠狠地打自己的脸。

举着酒杯的手变得冰凉。

我错了!让我回到几个小时前吧!

何神秘看着甄豆王后美丽的容颜,他真的舍不得那张美丽的脸,他真的想要带着那么温柔的女人远走高飞。 

他不想要这样的女人死在自己的手上。他想要的那个牺牲者明明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该死的魏国王。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要是时光倒流的话,我希望能快一点,就在这一刻发生,我求求你了。” 

何神秘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已是万丈波涛。

 “不要!” 甄豆举起酒杯一口而尽。何神秘清楚地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那是碎成完全无法修复的声音,那是连M国最好的医生、最好的魔药、最好的歌声都弥补不了的声音。

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隐藏自己脸上的悲伤,只能在心里流出悔恨的眼泪。

鬼红帽话筒里的一声惊呼突然叫醒了心痛到要晕厥的何神秘。

甄豆王后优雅的倒在地上,带走了何神秘最后一点希冀。


 06 

撒霸王摸了摸自己冰凉的额头。

他还在回想刚才举起那个包裹了游戏币的花布狠狠砸在那个人渣头上的举动,心里一阵发麻。

我要去自首了。

鬼少女,你是不是还在等我远走高飞?

可是真的是对不起,霸王我可能不能带你去香港了。 可是我,很勇敢,你看,我帮你处理掉了一个这么讨厌的人。

而且我还要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要去自首呢。

以后要是白状元对你好,你也可以喜欢他。我都允许的。 

我不要你一直对我留念,我只是个该死的杀人犯。 外面下着雨,你不要冻着了。

外面下的雨不能淋到你今天被打出的伤口,那样你会疼。 我心疼你。 

小鬼,我要走了。

撒霸王再次走进雨中,扑面而来的雨朦胧了撒霸王的眼睛。他好像看到了扎着两个羊角辫的鬼少女,她穿着那件背带裙,脸上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笑脸。 

小鬼,你真美。

我,一定会好好的,记着你。

1998年的M小镇,我也会记着你。

撒霸王经过鬼少女家的杂货铺,再次走进,他不带任何感情看了倒在柜台上的甄老板一眼,台子上的花生还是在原来的位置。

只是那个人,那个敢向小鬼抬起手的人已经死了。 他苦涩的笑着。

 “你好,我叫撒霸王,我来自首。” 他现在浑身水淋淋的站在警察局光亮的地板上,眼神坚定。

北方

#Kaylor古欧AU
#阿衣数不尽的脑洞
她有一双好看的眼,是北方丛林般深重的绿。她的发是北方阳光那么淡却那么深的棕金。
她是她压箱底的宝物,是她引以为豪的。
她只是有些后悔没能很紧的抱住她。
在流星落下的日子里,她默默的闭上眼思念北方的人和事。
然后流几颗泪。

Taylor是在几年前遇见身佩勋章的Karlie的。那时候Taylor只是穿着一件裙角沾染了些泥巴的蓝色裙子,一头金发在阳光底下甚是耀眼,她手里捧着的那一束洁白的雏菊都没有她的眼眸那么夺目。
「姑娘你真是可爱。」
身上披着墨绿色军服的Karlie如此对Taylor说,脸上是痞痞的笑。「Taylor。」Taylor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好的Taylor。」Karlie刚想与她多说几句话,没想到这时候军队便集合了。「你,你是?」
「你应该很快就会知道我的名字了!」
Karlie意气风发,她的马儿在她的鞭子下愈来愈快,扬起尘土。
Taylor捧着那一束雏菊,站在那里呆住。
「我,不认识你啊。」
过了几个礼拜,里南集市的功勋榜便张贴了最新战役中的牺牲战士及优秀战士。
Taylor踮起脚尖,从围着功勋榜里里外外好几层的人中瞄到一眼。只有优秀战士是会配上画像的,要是以后立大功,还可以受到皇室的奖赏以及皇宫画师的一幅画。
这一次唯一的一个优秀战士,长得有些像前些日子与她说话的人。
Soldier Kloss?Taylor正在思考时,Pat先生便拍了她的肩膀。「今天老婆子要为我煎鱼,我要给她一束玫瑰花呢。」
Taylor细细的扎好一束粉红相间的玫瑰,洒上几颗水珠后就笑着递给Pat先生。
Taylor坐在自己经营的小花店里,幻想着自己能有和Pat夫妇一样的真挚爱情。「我的爱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也许很快了啊。」Karlie突然出现在小店之前,「可爱Taylor姑娘,请给我一束雏菊,我们见面的时候你拿着的那一类。」
Taylor一开始愣住了。Karlie的脸凑的很近,近些来看,她特别像传说中的北方精灵,肤白眸绿,一颗小痣使她的脸变的分外立体。
「好,好的。」Taylor的手局促不安的在裙上磨了几下。 Karlie也就趁机观察一下Taylor,Taylor的花店打理的井井有条,她今日的枣红色长裙很配她金色的发。
Taylor的眼睛,真好看。Karlie拿过一束扎着绿色丝带的雏菊对她大大的微笑了一下。
「嗯,Soldier Kloss?」Taylor紧张的捏紧了手里的剪刀。「yes?」
「过几日是里南的萤火虫会,你会来吗?」
Karlie笑了,「叫我Karlie,我会来的。」

等到Karlie回去军队后,Taylor看着Pat一家园中种着的雏菊,心里雀跃不停。「Karlie,名字真好听啊。Karlie Kloss。」
萤火虫会如约而至,夜幕慢慢降临,给大地抹上北方独有的极光。
点起篝火,里南镇里的女孩男孩们围着火起舞,军队也来了,他们踩着脚上的皮靴扬着手里的剑。Taylor身着她最好看的金白色礼服坐在里南集市的一角,看着他们在集市正中央篝火边舞的开心。她心里又慌又紧张又期待。
Karlie,真的会来吗?
她突然有些失落。
「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Taylor的手被人拉起来。「Karlie?」
「美丽的姑娘,我们一起吧。」
抬起头是Karlie笑得开朗的脸蛋。
篝火边上的人们跳得开心,Taylor与Karlie手拉着手,走到篝火边。「你是因为我没有出现坐在那里么?」Karlie揽着她的肩膀悄声说着。「嗯。」
Taylor不好意思的低头。她能看见自己金色的发垂在Karlie的胳膊上。
「我听人们说,你唱歌就和夜莺鸟儿一样,怎么从未给我唱过?」Karlie伸手揽住Taylor的腰,来了一个俯背的舞蹈动作。
「我...」Taylor悄悄开口。
「我们走吧?」Karlie拉着她的手跑离人群,远离喧嚣的夜晚。
里南集市的灯很美。
「这里真的是很好看呢。景好看,人也好看。」Karlie看着半边天的极光和半边天的星光,然后侧头看看Taylor。
里南,充其量算北境,一半南方风景一半北方风景的独特魅力总是吸引着人们。这里有未融的冰雪和剧烈的热浪并存,大雪纷飞与金秋硕果并存,百花齐放与落叶飘香并存。
Taylor的小花店总是能让北面高山上的人惊讶一番,南面小镇的人却会遗憾没有铃兰。
高山上的人却爱莫能助。他们不愿意爬上比自己居住地更高的山,只为了给一个消费主体是固定人数的小店提供铃兰。
「Karlie。」Taylor的金色长发挡在她眼前,「你们下一仗在哪里?」
Karlie眯起了绿眸。「还不知道。但是我们要爬过高山到另一边。你可要等我回来?要什么礼物么?」
Taylor郑重的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束铃兰,只要一束。」
Karlie爽朗的笑。「不是钻戒吗?」
Taylor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不啦。」
说完她便开口吟唱一首又一首的歌,Karlie听的入迷,觉得她就和高山上雪中的铃兰一样,清脆乖巧。
那天晚上,Karlie把熟睡的Taylor抱回她的花店,Karlie与她同床共枕。看着Taylor姣好的睡颜,Karlie心里是一阵阵的温暖。
「好想抱抱你。」

过了几个月,Taylor依旧守着自己的小花店等着她的回来。
这个月,没有。
这个月,还是没有。
这个月,依旧没有。
没事,我一直等。Taylor这么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对你有了依赖的感觉。
我很想你。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从夏季萤火虫会开始一直到现在,快接近第二年的萤火虫会了,Taylor还是没有等到Karlie。
也许这场打得长呢?
也许...

Sacrifice Soldier Karlie Kloss
一直到Taylor看到去年十二月份的战士榜,她觉得自己像是没有了目标。
小花店关了好久。
等到Taylor重新出现在花店的门前时,已经是十二月份了。Taylor抱着一捧要送给Pat夫妇的玫瑰站在花店前,眼神朦胧,金色的短发在光下闪闪发光。
她突然看见一个穿着盔甲挨家挨户询问的男子,她慢慢放下了手上的花,双手局促不安的在蓝色的裙子上摩擦着。
终于到她身边的男子捧着一束干瘪的铃兰花。「你是,T开头的女子吗?」
「嗯,嗯。」
男子释怀的把铃兰花递给Taylor。「那你应该认识Kloss吧,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你的。」
Taylor双手接过那束铃兰花。
「Kloss说什么她对不起你,这是她给你的铃兰花。你的名字对不起我忘记了。然后也抱歉,我们的仗打了很久,现在返回了才有机会来送花。」
「没事。」哽咽的声音。
「那就这样,我得赶着去集合了。」
「好,好。」忍哭的声音。

Taylor凝视着北方发呆。
有一丝丝后悔啊。
北方的极光就和Karlie的眼睛一样。
碧绿深邃。

这里放上 酒厂某无聊的一天 的灵感来源
图片抱自贴吧
侵删

酒厂某无聊的一天

这里阿衣 写在前面
#假想柯南里的酒厂有宿舍
#假想酒厂七人组的一天
#可能OOC的各位
#cp可能要自寻系列
#愿食用愉快


01 美好的清晨?
Vodka拿着装着煎鸡蛋的煎锅一个一个房间门用力敲着。到了最后一个装饰十分华丽的门前,轻敲了一下。「大哥,吃早饭了。」
「...吵死了。」Gin居然马上推门而出,银色的长发挡在墨绿色的眼眸前。
「大哥...」Vodka特别不好意思的低头。「对不起,但是吃早饭了。」
让Vodka最开心的就是组织里长得最温柔的小姐姐Kir每一次都是第一个出房间吃早饭的人。这让身穿西装做早饭的Vodka倍儿有面子。
「早啊Vod。」Kir身上的宫廷风睡衣还没有换下来,一双猫眼朦胧可爱。「早啊Kir。这是你的早饭。」Vodka把煎鸡蛋和面包黄油递给发呆的Kir。
「Kir,Vodka,早啊。」一个个人都慢悠悠的出了房间。Vermouth的真丝睡衣右侧已经滑下,露出雪白的皮肤。紧接着她的是穿着运动型睡衣的Chianti。再接着就是同时出现的直男型睡衣风的Bourbon、和少女心的抱着hello kitty的Korn。「大家的早饭都放好了。今天大哥说不出任务,就在别墅里玩一天吧。」
这里是组织私下的最大别墅,相当于酒厂员工宿舍,每一个房间都是根据所住的人来定。但是除房间以外的所有地区,都是由那位先生所决定的,貌似定义是简约风。
总之是大家都很满意的那一种。
每一个人都在安静的吃着早饭。直到...
「Vodka。」Gin不满意的捶了一下门。「你没有把我叫到醒就走了。」
「大哥...」Vodka吃瘪的望着他。「Gin,乖乖坐下来吃饭。」Vermouth用手里的西餐刀指着Gin,然后微笑了一下。「哼。」Gin用力拉开椅子,忿忿不满的坐下。
接下来是十分钟的冷漠时间。「我吃饱啦,那个,Vodka,我来帮你洗碗吧。」Kir端着自己的盘子站了起来。「那好麻烦你了。」只忙着吃早饭的Vodka头也没抬一下。「哈哈,怪不得你没有女朋友。」Vermouth顺势也端起盘子,走到厨房洗水池边看着Kir。
「Vodka不需要女朋友。」Gin说。
「Vodka有帽子就行了。」Chianti说。
「是的,我同意他们。」Bourbon说。
「对。」Korn说。
一个个盘子丢到水里,又被Kir洗净擦干放上盘架,然后又被站在一旁的Vermouth塞入消毒柜后,Gin还是没有吃完早饭。
「Gin,快点吃早饭。」Vermouth不满的瞥了瞥眉。「吵死了。我吃饱了。」Gin立马站起身推开椅子。
「大哥。」Vodka突然开口。「嗯?」「你的头发是不是没有梳?乱乱的。」
然后Vodka就被一根手指抵住了额头。
「好啰嗦。」
说完Gin就去找梳子了。


02 完美的早晨?
「你是不是间谍?」
「Gin。我都说了我不是了啊。」
Kir无奈的摆摆手。
「你呢!」
「Gin。我的理由和Kir一样。」
Bourbon同样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们是不是!无聊到长草啊!」Chianti十分缺觉般睡眼朦胧的开骂。「一大早玩间谍游戏有意思嘛?啊?」
「Chianti,脾气,小,一点。」同样睡眼朦胧的Korn开口。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Vermouth渐渐低下去的声音说明她也十分需要补眠。
「你这个...令人讨厌的女人...」Chianti居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然后沙发上横瘫了三个人。
剩下的四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Gin大概是正在洗衣机边上不断的塞着衣服,倒点洗衣粉什么的。其实大家都不相信,当初搬进酒厂宿舍时候分工时,那个积极争取洗衣服的人居然是高冷的Gin。[据说是因为...洗衣服最轻松][当然只洗男性的衣服][女生们自己负责自己的]
Vodka应该是在一边哼着 大哥最棒 的自己作词自己谱曲的小曲儿,一边推着吸尘器晃悠晃悠着,从每个房间进进出出。
Kir大概是穿戴整齐且不会被发现她就是水无怜奈的情况下,出门慢跑顺带买回午饭用的菜。今日菜单是...咖喱吧。万能的咖喱。
Bourbon就是收拾收拾东西,整理整理杂物,然后以一副乖巧的姿态等着Kir回来。之后他就可以开始做饭。可能他看一眼菜单,他会想问:咖喱?怎么又是咖喱?
「喂,Bourbon。」Vodka号吸尘器列车经过厨房的时候,他开口问呆在厨房制作三明治的黑皮男孩。「怎么?」「今日份咖喱麻烦多一点。觉得大哥早饭没吃饱。」
真是,时时刻刻不在关心自己的好大哥啊。Bourbon这么想到。「知道了。」
大概十点多一些时候,躺在沙发上的三个人都醒了,而后劳动四人组也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并且坐等吃饭。
「没任务好无聊啊。」Chianti颠着从Korn那里抢过来的Hello kitty抱枕,依旧倒在沙发上不肯起来。「我们也不是每一天都在出任务啊。只是今天天气偏热,你觉得浮躁而已。对吧。Chianti。」Vermouth修长的手指绕着自己的长发。「哼,不用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告诉我。」Chianti猛的从沙发上蹦起来,气鼓鼓的回了房间。
然而Korn的hello kitty抱枕,则被Chianti狠狠的丢向了Vermouth。
「Korn。你的。」Vermouth把它丢回了坐在右侧小沙发上的、无时无刻不带着护目镜的男人。
外面的阳光真的很肆无忌惮。Gin站在阳台上一件一件的晒着衣服,可是潮湿的衣服一碰到今天的太阳似乎就嘶嘶嘶的干起来。
「为什么我要洗衣服?」Gin自言自语着。
「大哥!现在怎么办!」Vodka狠狠推开阳台的门。「什么怎么办。」Gin看似很高冷的一件一件捞起衣服然后挂上。「那个...有人吵起来了。」Vodka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帽子。
「谁?」Gin的瞳孔突然缩紧。他扔下衣服篮子,避开挡着他的Vodka迅速下了楼。
「啊呀,Gin。」清闲换着电视频道的银发女人跟站在楼梯上的他打着招呼。「谁吵起来了?」Gin冷冷的问着。
「吵起来?哦,是炮仗姑娘。现在已经没事了。」Vermouth站起身来,身上的睡衣依旧不好好的待在该待的位置,露出她的皮肤。「Chianti?」Gin开口问,在经过Korn的认同之后,他飞速走到位于二楼的Chianti房间。「喂。Chianti。」
门以凶残的速度打开,在被门板撞上之前,Gin巧妙地躲开了。「干什么!」「Chianti。你又和Vermouth吵架。」「那个女人。谁愿意啊!」Chianti火气很大,没有降下来的感觉。「那个女人是得罪不起的。你就气着吧。记得下来吃午饭。」Gin的双手往身子两边挪去,本想放进口袋,没想到睡衣没有口袋,也就尴尬的垂下双手,踢着拖鞋走下楼。


03 神奇的午饭?
Kir把买来的咖喱材料交给Bourbon之后,她就慢悠悠的去泡了一个澡。在她出现在客厅的时候,生着闷气的Chianti也出现在离Vermouth好多厘米远的沙发上。Korn则在翻着一本枪械类的书,Vodka还是在推着自己的吸尘器到处走着。
这个别墅很大。三层加一个地下室。要是有人不小心闯入这个别墅,可能会觉得自己闯入了某个汽车展。Gin正在地下室的保时捷里吸着烟,原因是。
他忘记把烟拿上来而已。
Bourbon的咖喱已经煮到完美的程度,他的三明治也完成度一百,米饭也熟透。「大家,吃午饭了。」Bourbon端着所有的东西出了厨房,稳稳地放到餐桌上。
一拨人都涌进了餐厅,第一个坐下来的是还在生气的Chianti。剩下的人似乎跟小孩子一样,争先恐后的占着位置,尽管都有自己的固定位置。「Korn,还是平时的饭量嘛?」Bourbon围着围裙,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拿着饭勺。「对。」Korn接过满满的饭碗。「啊呀,我不得不说,Bourbon,你可真人妻气质啊。」
Vermouth晃着手里的筷子,一双水绿色的眸子轻笑般的望着一碗碗盛着饭的黝黑男子。「Vermouth,我知道你的秘密哦。」
Bourbon笑着,把最后一碗递给Vermouth。「哼。Gin呢。」Vermouth自知说不过他,便连忙转移话题。「啊,大哥呢。」Vodka突然意识过来。
「在,地下室。」Korn突然开口。「我看到他去了地下室。」
「打个电话吧。」Bourbon拿出手机。
「什么电话。」Gin一身烟味的到了餐厅,拉开自己的那把与别人不同的福尔摩斯式椅子坐下。「我要多一点。」
整个午饭过程也只有Bourbon开的小玩笑[关于Korn的娃娃]以及Kir跑步时听到的东西来撑起尴尬的气氛。
「公园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们说今天可能要下雨啊。」Kir的筷子戳着米饭。「他们的话不可信。」Gin冷冷地开口。「信一信还是好的嘛。」Kir站起身来。「我吃饱啦,这一顿还是我来洗碗吧。」Bourbon也连忙站起身来。「Kir,还是我来吧。毕竟是我做的饭。」「论Vodka和Bourbon的区别。」
Vermouth放下了筷子开了一话题。
「这里唯一能找到女朋友的人估计就是Bourbon了吧。」Chianti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了Vermouth的话。
「Bourbon不需要女朋友。」Gin狠狠的咬了一口咖喱里的肉。
「虽然不想得罪你,Gin,但是不得不说,你瞎说。」Chianti笑着,似乎不生气了。
「哼。」Gin默默的低下头去。他又突然猛地抬头,墨绿色的眼眸死死盯着Chianti。
Chianti左眼的燕尾蝶纹身拧紧了。她有一些紧张。但是她本来应该在生气的呀?
「喂、Gin。」她开口。「哼。吃饭。」Gin扔下一句就继续埋头吃咖喱。
午饭进行中,外面太阳大晒,好像真的是不会下雨的感觉呢。


04 奇妙的下午?
下午什么事都没发生。没有争执没有拌嘴,最完美的就是男人们围坐在电视机边打游戏,剩下的女人们则是...
「喂,Kir。我们出去逛街吧。」Chianti提议着,Kir也觉得万分无聊,便答应了她。当Kir向Vermouth提出邀请时,被Chianti的眼刀阻止了。Vermouth也觉得无所谓,就耸耸肩给Kir解围。「我今天要好好休息,女演员一定要保养好呢。我就不去了。」
Chianti不屑的瞥了一眼她。「没人邀请你。」「炮仗姑娘记得帮我带些面膜。」
Vermouth如此说着,她拉紧了空调底下略显单薄的丝质睡衣,走向自己房间里打算泡一个澡。天气真闷热啊。
尽管不相信今天会下雨,但是出门时候,Chianti还是拿了一把伞。随后Kir也拿了一把。「我可是要外出的人,未雨绸缪是好事情。」Chianti这么说着。
注视着她们的车子开离别墅后,本来在打游戏的Vodka站起身来,拍了拍身边的Korn的肩膀。「话说今天你还说过要去买一副新的护目镜,我要去买新帽子,我们也出门吧。」「好啊。」
再一次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别墅后,别墅里的三个人的气氛莫名的冷下来。
「喂、Bourbon,晚饭?」Gin扔下手中的游戏手柄。
「咖喱?放心我还要出去买食材呢。」他笑了笑,也放下手柄。现在是大概两点半,太阳依旧没有消停的感觉。
「哦。那我去睡午觉了。」Gin站起来甩开长长的银发。他早就换上的便装虽没有黑色风衣那么气派,但是便装终于有了口袋。
在Gin一步一步走上楼梯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像被浇了水一样马上失了光,Gin走到二楼时,倾盆大雨就倒了下来。
「啧。」Gin不满的念着。
「衣服白洗了啊。」
听到这一句话的Bourbon迅速绕开Gin跑向三楼的阳台。
「糟了啊!真的白洗了!」


05 精彩的晚上?
约近五点的时候,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女人们和淋的全身湿透的男人们回了别墅。
而出门买食材的Bourbon还没有现身。
Vermouth则是捧着一本小说看的津津有味。
Gin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
Chianti和Kir忙着分发着买回的东西。
「喏,你的面膜。」尽管再怎么不情愿,Chianti还是把面膜丢给了Vermouth。
「谢啦炮仗姑娘。」Vermouth笑着接过。「这个是Gin的烟,这个是Vodka的墨镜,这是Korn的毛线帽,冬天用的,先备着。」Kir不停地念着,一边拿出一件件东西来。
当然她们两个买的衣服偏多。
也许你会好奇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也许是那位先生的钱吧。
嗯。
「Bourbon呢?我们的晚饭呢?」Chianti伸手拍向了桌子。「去买东西了吧。刚才没看见他的车子。」Kir把最后一份巧克力拿出来放到了冰箱里面。
「大哥你醒了啊。」Vodka伸出手去想扶一下下楼中的Gin。「我又没残。」Gin拍开了Vodka伸过来的手。
Korn忙着去自己的房间里整理买回来的东西。Vermouth站起来走向自己房间,还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笑着。「去保养皮肤啦。」

很快Bourbon回来,很快就解决了大家的晚饭问题。也许是累了,大家都集中在客厅里,以同样的姿势摊在沙发上。「大家,我们来玩游戏吧。」Bourbon提议道。「本来今天也可以算无聊了...总不能无聊到睡觉吧?」
「玩什么?」Gin尖锐的眼刀刺向Bourbon。
「真心话大冒险吧。」Bourbon拿来几瓶酒。
「今天我们就喝。威士忌吧。」Vermouth从几瓶酒中挑出一瓶。
「威士忌啊。」Vodka端来了七个杯子。
「可以啊,那我们开始吧。就以扔骰子的形式吧。」Kir拿出放在电视柜里的骰子。
骰子的存在就相当于...轮空。按照首字母的顺序排数字,投骰子的人当局轮空并且负责真心话和大冒险的内容。
第一个扔骰子的是Bourbon。
「啊,Vermouth。是你啊。」扔出的5在桌子上发着光一般的提醒。
「啊呀,我知道你的真心话会问什么,我也不会去选大冒险,大概是帮Gin的头发绑个麻花辫之类的。」Vermouth没等Bourbon回应,就自顾自的喝了一杯。
Chianti摇到了Gin,Gin冷冷的一笑,选择了真心话。
「那么请问,Gin,你对组织的看法是什么?」
「这个嘛。」Gin拿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我过得很辛苦。」
那位先生要是知道了,估计会这么说。
喂喂喂Gin,别墅我买的。
Gin摇到了Vodka。Vodka是第一个选择大冒险的。在摘下帽子以后拿下墨镜之后的他要被蒙着眼帮助Vermouth盘头发。
「啊喂这是什么大冒险啊。」
当事人贝姐觉得自己很疑惑。
Kir摇到了在一边玩手机的Chianti。
「我选大冒险。」Chianti举起手。Kir出的题不算刁钻,但也有一些难度。
Chianti在沙发上倒着坐了一分钟后,红着脸做回了原来的位置。「炮仗姑娘脸红了哦。」「脸红什么啊!」Chianti生气的回应。
Korn再一次摇到了Vodka。但是腼腆话少的Korn没有出题,只是同意Vodka喝一杯威士忌然后就到下一轮。
接下来的Vermouth摇到了正在发呆的Kir。
「Kir。真心话?」
「嗯对。」Kir回着。「Kir你觉得当电视台女主播的感觉怎么样?」「很累但是很开心。还是现在的状态最好啦。」Kir半眯着猫眼。「嗯...」Vermouth意味深长的看着Kir。
Vodka摇到了Bourbon。「我选真心话。」「那么,问一下你和Scotland的关系?」
惨了。被问到了。
Bourbon凭借着本身的不怕不怕体质,从容地回答。「同事关系啊。」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十多秒。
「接着,继续玩?」Kir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大家默认之后,一轮又一轮的游戏展开。越来越放得开的大家出的题也越来越刁钻,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喝威士忌,一整瓶酒喝完了又开了一瓶。
别墅的灯虽然只开着客厅这一盏,但是空调中的家庭感弥漫在整个别墅里。


06 温暖的午夜!
玩到午夜的大家都很累了,趴在Vodka背上的Gin已经喝的神智不清,几乎要昏过去。
「大家来拍张照吧?」Kir提议道。
把Gin摆好位置后,喝到脸红的各位凑到Kir的相机前面。「茄子!」
组织的一天就记录在这张照片里。
换好睡衣的Kir把冰箱里的醒酒汤材料丢进锅里煮好,倒给了每一个人。
「大家晚安啦!」
Kir的黑发消失在她的房门后。
「晚安啊。」
Vermouth的银发在黑暗中闪着光。
「晚安。」
Korn抱着hello kitty关上了门。
「嗯!」
依旧很精神的Chianti摸了摸自己的蘑菇头。「我代大哥说句晚安。」Vodka扶着醉倒的Gin上了三楼。
「大家晚安,睡个好觉。」
Bourbon最后一个关上门。
别墅就这么安静下来了。组织还是要生生不息的活下去。那位先生的别墅是最好的宿舍。
当然明天必须要有任务了。
组织七人组都觉得这一天过得很无聊。
但是也许,还是有一些意义的吧。

窗户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别墅里的人已经入梦了。